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02-11

關市場或產業經驗嗎?這點,可以說是九成九青創團隊的致命傷—團隊上完全沒有在目

最後,你的團隊上有人有相關市場或產業經驗嗎?這點,可以說是九成九青創團隊的致命傷—團隊上完全沒有在目標產業做過事的人,更甭談有甚麼實際的市場業務經驗。很多人會誇口說「我們產品很棒,做得出來一定有人用!」講這句話,就是大方邀請投資人和潛在策略夥伴打臉,對方一定會回你:「你有在這產業賣過產品嗎?沒有的話,你憑甚麼說你的產品賣得出去?」在科技業較少登上檯面的,是實際的業務通路長才,因為沒有甚麼話題性。特斯拉不管電子車技術如何純熟,最後還是必須挖角美國與日本大車廠的業務總監來打理業務;Google、臉書不管平台使用者數量有多少,最後還是要靠挖角資深行銷人才來賣廣告。產品和技術是公司的靈魂沒錯,但是市場和業務才是公司的軀體。沒了實體,一切都是虛的。既然都是虛的,有甚麼好堅持的?總而言之,新創團隊在做任何堅持之前,絕對不要做沒有市場的產品。因為沒有市場的成品,不叫「產品」叫「專案」。通常一家新創公司會在沒有業務的情況下死撐活撐,撐了好幾年,通常在產品的市場定位上就走偏了。我的跑道有多長?假設新創公司在商業模式和市場有基本的概念(其實一定會變,但是在此不贅述),創業家若真下定決心要「衝」,下一個應該要考慮的就是「我們要衝多久」,換句創投界的術語表達,就是計算自己的跑道有多長—若到了跑道盡頭公司還沒「起飛」,那就該考慮再融資,或是該考慮放棄了。詳細的籌資數學已超出了本文的篇幅,但若簡單而言,創業家應將資金視為公司的氧氣,當資金耗盡,公司便壽終正寢。首先,創業家要有個觀念,那就是「籌資是一件很昂貴的事情」。第一個原因就是公司今天籌足的資金,是用公司今天的估值去計算的,因此若公司成長順利,明年、後年、五年後,照理來說公司登記可以用更少的股權去換取更多的資金。因此,一些創業家常常以為錢籌越多越好,這是錯誤的觀念。

 


委託人可能期待信託保信託法 (International Trust Act of 1989) 時即正式護者可變更信託之司法管轄地區,以利用更有利承認信託保護者之地位及權限,其後其他境外公司之信託立法,並避免原始司法管轄地區之政治及法管轄地區亦跟進。31 詳言之,雖然境外司法管法律不穩定風險。29轄地區之立法通常承認信託保護者具有指示受託 觀諸境外信託之實務,信託保護者畢竟非受人之權限,32 但各地對於信託保護者之概念,則存有若干重大差異。例如維京群島之受託人規則理人,主要負責監督受託人。37 例如若受託人不規定信託保護者對受益人不負有善意行使權限之當管理信託財產或違反信託本旨,信託執行人即義務。33 反之,貝里斯則規定信託保護者行使職有權決定更換受託人。權時,對受益人負有受託人義務或應遵守信託本( 三 ) 反威嚇條款旨。34 儘管各個境外金融中心之立法存在若干重在境外信託實務上,為保護信託資產,通常大差異,但信託保護者條款已逐漸成為境外信託會訂定反威嚇條款 (anti-duress clause)。亦即賦予契據中常見之標準條款。


搞不定商業模式1.寄居型商業模式:對靠山心存幻想資依附型的創業者在進行決策時,會不由自主地降低風險的權重。他們很晚才開始考慮未來怎麼養活團隊、怎麼贏利。這種思考方式也算合乎情理,在中國,擁有資源的多少在很多時候是制勝的關鍵因素,但是草根創業者不適合做此類思考。你最多掌握自己的命運,如何左右他人的決定 ?他人一旦出錯,你就會死。如果創業者把自己的生死問題寄託於他人身上,他的創業一定不會成。2.品牌定位不清晰品牌是企業與顧客溝通的載體,品牌必須清晰地回答「你是什麼」「有何不同」「何以見得」三個基本問題。回答“你是什麼”的關健在於按照顧客而非企業分類標準確定品牌歸屬品類,答案超過5個字就需要重新審視,因為顧客心中品類名的最大長度通常不超過5個字。正確回答你是什麼後才能回答有何不同,比如「全國最大的運動鞋網站」,這樣的回答顯然比“綜合門戶網站」更具影響顧客選擇的認知優勢,讓顧客更容易產生光顧一下的衝動。多元化發展是創業企業的大忌之一。只有聚焦,才有機會做到極致,打造強勢品牌。3.商業模式不靠譜很多創業者是覺得自己發現了一個牛X的商業模式去創業的,但實操中會發現,所謂的完美商業模式根本就沒有存在過。放眼現在最牛的商業模式,都是公司登記創始人和其團隊在實踐中不斷調整提升的結果。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司(Controlled Foreign Company, CFC)與實際管   |   回上頁   |   師或律師代理者,應另檢附委託書一份)。2. 其他機關核准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