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02-11

司(Controlled Foreign Company, CFC)與實際管


台灣境外公司反避稅條款及影響面對國際反避稅潮流,新一波的反避稅措施-受控外國公司(Controlled Foreign Company, CFC)與實際管理處所(Place of Effective Management, PEM)法令之所得稅法第43條之3及之4修正草案已經在2016年7月12日三讀通過。依據立法意旨,CFC與PEM法令原則上不會立即實施,將等兩岸租稅協議生效、OECD金融帳戶資訊自動交換共同申報及應行注意標準(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以下簡稱CRS) 在國際間落實情況,及子法規制訂與宣導完成後才會實施,施行日期由行政院訂定。一、受控外國公司(CFC)條文內容及影響所得稅法第43條之3明定營利事業及其關係人直接或間接持有設立於低稅負國家(地區)關係企業股份或資本額合計達50%以上,或對該關係企業具有重大影響力者,該營利事業股東應就該關係企業當年度盈餘,按持股比率及持有期間計算,認列投資收益課稅。 為落實CFC制度精神,並兼顧徵納雙方稽徵遵循成本,訂定豁免規定,明定CFC於當地有從事實質營運活動或當年度盈餘低於一定標準者,排除適用。為正確反映CFC可供分配盈餘,明定CFC各期虧損得於10年內自其盈餘中扣除;並明定已依CFC制度認列收入課稅之投資收益,於實際獲配時不再計入課稅,及提供國外稅額扣抵機制,以避免重複課稅。所得稅法修正條文 第43-3持股比例≧ 50%我國營利事業及其關係人對 CFC 持股合計達50% 以上, 或未達50% 但具有重大影響力( 例如:人事、財務決定權 )。低稅負地區CFC 所在地稅率未逾台灣營所稅 70%(<11.9%),或對境外 所得不課稅者。豁免條款• CFC 有實質營運• CFC 無實質營運但盈餘低於一定基準以下課稅效果我國營利事業股東要按持股比率與期間認列CFC 之盈餘為 投資收益,繳納營所稅,個人與非關係人股東不適用。經會計師查核簽證及經稽徵機關核定之虧損,在 10 年內可 盈虧互抵。未來實際獲配股利時,在已認列投資收益範圍內不再課稅; 且外國股利扣繳稅款,於申報該投資收益年度之5 年內可提 出扣抵。

 


合同及投資個體户相比企業信用度及知名度低,無法以個體户營業執照的名義對外籤合同。 個體户的經營都是以個人或家庭為單位,你想像一般公司那樣找人投資可能比較困難,因為個體户沒有股份之説,莫非你要人家“友情贊助”。十二、税率個體工商户不可自行開具税率為17%的增票(可去代開),只能自行開具3%的普票。而一般納税人則可以開具17%的增票,可以抵扣購進貨物的進項税金。最後要説,針對有些條款,各地政策不同,如:個體户能否轉讓和一人能註冊幾家個體户,具體情況還是要和當地工商税務局確認!所以,通俗的説個體和公司各有各的優勢和弱勢,在不同時期對創業者來説會有不同的作用。如果只是開個小餐廳或者小型超市,註冊個體户最合適。但要考慮後期,想要長期發展,想要以後有所規模,公司登記較好。

 


公司登記完成後,事務所會申請營業登記,表示要有稅籍 (就是未來有營收要繳稅的意思),負責人需親自去指定稅捐機關簽名,之後事務所就能幫你代購發票了,此時需有一套公司統一發票章及負責人小章的便章(可以請事務所代刻),方便未來事務所幫你去領發票時用﹣有人說不用負責人親自去,若你登記的地點實際上沒在那兒上班,還是去吧,免得被來稽查,不懂為何開公司像作賊)我個人曾去簽名過二次,每次去找承辦都有覺得我一定做錯什麼了,我感覺很像是假釋犯去警察局報到承辦人會問類似「這個地址有沒有人上班啊,多大地方啊,做什麼的啊,在第一次時還在最後拋下一句」哦,好吧,我有空去看看「,,,,,說真的那時我是借登記在商務中心,誰上班在那兒啊,聽得嚇得半死(真是白痴)14 另請提供公司英文名稱,事務所會協助做進出口登記 (永遠不進出口的公司,就免了)15 為了將來可將各種公司事務經由網路辦理,可申請工商憑證 (有申請過自然人憑證嗎?就是公司版的憑證),以後在網路上可以直接處理許多公司和政府間的往來16 最後請向勞保局,健保局申請勞健保字號,完成未來為員工投保事宜 (5 人以下的公司可先免辦勞保,但要健保喔)就以上經驗,開個公司,其間若加上「負責人很忙,又時常出國拼經濟「,再加上股東很忙,再加上弄錯重來,再加上不知何時要簽什麼,剛好不在,再加上房東難搞,別說 3 天,3 個月才搞定,大有人在在台灣開公司到底有什麼稀奇,需要這麼嚴謹呢,可否開放一定金額以下公司登記程序,等公司真的長大了,要有制度了再來找麻煩吧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共同制定經營決策,共同分享經營成果與承擔盈虧。合夥企業 (Partne1h   |   回上頁   |   關市場或產業經驗嗎?這點,可以說是九成九青創團隊的致命傷—團隊上完全沒有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