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02-11

所在中華民國境內之營利事業,應視為總機構在中華民國境內之營利事業,依

所得稅法第43條之4自一百零四年度起,依外國法律設立,實際管理處所在中華民國境內之營利事業,應視為總機構在中華民國境內之營利事業,依本法規定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前項所稱實際管理處所,指營利事業實際作成其整體營業所必須之主要管理及商業決策之處所;其認定要件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財政部定之。反避稅新制何謂「受控外國公司法則」財政部向立法院所提的立法緣由中提到,為避免我國營利事業母公司將盈餘實現在低稅率國家的境外公司,並將盈餘留在該境外公司,而不將所得分配回臺灣的母公司,藉此規避所得稅負,因而增訂所得稅法第43條之3。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張宗銘解釋,由於我國所得稅課徵的時點,是以「實現」為原則,只要境外盈餘未分配回臺灣境內公司,就不會課徵所得稅,因此出現了為了規避所得稅,而將盈餘留在海外公司的情形。然而在第43條之3立法通過後,對於母公司持股超過半數,或對其有重大影響力的境外公司,未來即使盈餘未分配回臺灣境內,也將課徵所得稅。2何謂「居住者」認定在臺灣境內的營利事業,都會有統一編號(簡稱統編),作為報稅查稅的身分,外國企業並無統編,因此居住者的概念,就是設法對實際上在境內經營,但卻無統編的公司課稅。稅務所稱的居住者,指的是依照該國的法令規定,在該國成立的企業,並依該國法令規定納稅。然而,有些公司雖然主要的決策與營運功能是在該國境內形成與營運,卻將其企業設在境外的租稅庇護所(或稱租稅天堂),藉此規避該國的稅負,因此對於這樣實質營運管理處所是在境內者,也會將其視為該國的居住者。也就是說,藉由所得稅法第43條之4之規定,稅局可直接將實際管理處所在臺灣,卻在租稅天堂設立紙上總機構的外國公司,直接將臺灣境內的實際管理處所視為居住者,並以所得稅法中對營利事業採屬人主義的方式,對該居住者的境內外所得,課徵所得稅。

 


信託保護者早期原由於境外信託之利用範圍,擴及保障婚姻、則上僅是委託人之代理人,以監督受託人是否善家族成員、老年照護、資產保護、社會公益目的、盡其管理義務,且通常有權同意或否決受託人投資不動產或其他種類資產之商業目的、年金對信託財產之投資決定,乃至於解任或選任受託及退休規劃等,23 故境外信託依其設立目的之不人。25 特別是在創設境外信託時,信託保護者或同,可以為特定之公益目的而成立,亦可為非公保護者會議不僅可能以顧問身分,對委託人、受益目的而成立;又不僅可為委託人自己之利益而託人或受益人提供專業之法律意見,亦扮演諸多積極監督受託人之角色。26 詳言之,信託保護者託人,實際上不處理境外信託之財產管理事務,是信託之守護者,負責監督海外受託人及信託財而主要以顧問之姿對受託人提供意見。亦即,境產,以確保受託人依信託目的履行義務。信託保外境外公司之受託人必須聽從信託保護者之決策及意護者可由一人擔任,但因其就信託契據之解釋負見,持續保持溝通及對話,以確保信託條款中所有對受託人提供具有法律拘束力之顧問意見,詮要達成之信託本旨,並公平對待受益人。


如果短期內沒有需要資金,就不要拿別人的錢。第二個原因,是因為籌資非常耗時傷神。有去外面要過錢的朋友應該都曉得,看似沒甚麼建設性的跟潛在投資人見面、握手、Pitch、哈拉,實際上是非常耗時的。如果真的有專心在籌資,那基本上公司登記的(商業)創辦人是沒有時間做其他事情的。因此,在考慮不要拿太多錢的同時,又不能拿太少,否則沒做多少事情又得再籌資,創辦人沒時間好好做事。故此,一家公司要以多長的跑道為籌資目標,是很重要的議題。先前提到新創的生命週期為兩年,其實就是一個非常粗略的跑道平均值。通常籌資從跟投資人見面認識,到對方簽支票,至少要六個月的時間,因此以公司所需的一輪資金而言,通常籌資要花將近一年的時間並不誇張。因此,爭取到兩年的跑道,就是希望創辦人和公司團隊可以有至少一年的時間專心衝刺業務;一年後,若還需要再進一步融資,則也給自己足夠的緩衝期來尋找新投資人,才不會有火燒屁股的情況。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150萬,那超過50萬免稅的是100萬,這100萬第1年繳100×17%=   |   回上頁   |   共同制定經營決策,共同分享經營成果與承擔盈虧。合夥企業 (Partne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