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04-05

Mayr and McGrath (1997)指出,船商所屬之國籍

航運業就是一個充分運用境外公司模式將其利潤最大化的產業,Mayr and McGrath (1997)指出,船商所屬之國籍決定了在投資購買船舶後,營運所得被課徵所得稅的待遇,因此在稅收這項成本上,船商所屬國籍的稅負優惠,成為吸引海運公司前往該國投資設立境外公司的重要考量。新加坡就是最著名的例子,新加坡政府所推出的稅收優惠吸引外籍航商多將其營運總部設立於此,其實施的「特許國際海運企業方案」 (The Approve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Enterprise Scheme, AIS)提供新加波籍船舶的盈利所得10年免稅、企業之子公司及其相關企業的股利所得免稅、船員無國籍限制等等優惠,如此一來,船東原所屬的高稅收國家可以在新加坡設立子公司,將經營船舶業務以高服務費的方式外包給子公司,一方面運用高價的服務費降低母公司利潤,減少所得稅支出,子公司也可享有新加坡之AIS提供的稅負優惠。

 


此外,對於從事電子商務的企業也將採取對策。過去存在即使企業在進駐的國家擁有存儲和配送庫存的倉庫、在當地也不被徵稅的情況,但今後將明確「在企業獲得收益的國家和地區可適當徵稅」的原則。該原則設想的是在世界各地擁有配送用倉庫、但在有些國家不繳納法人稅的美國亞馬遜等電商企業。還計劃完善處理糾紛的機制。圍繞在本國和出口國均被徵稅的雙重徵稅,政府和企業耗費10多年通過審判來一爭高下的事例也不在少數。為此,將制定一個規則,即徵稅的2個國家相互協商,用最多2年時間解決問題。這是因為,如果糾紛走向長期化,企業的負擔會加重,可能阻礙國際性投資。另外,為了提高境外公司節稅政策的透明性,對企業進行指導的註冊稅務師等還將制定向當局進行報告的義務。日本企業被認為不會採取積極的節稅政策。日本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PwC)顧問岡田至康表示,「對於日本企業而言,優點是這將成為與各國企業同等競爭的條件」。在G20上敲定節稅防止政策,其目的是讓中國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也加入框架中,進而確保實效性。雖然利用經由此次沒有加入框架的東南亞及非洲各國的避稅港可能是一條捷徑,但G20計劃呼籲對象外的其他國家也加入進來。2008年雷曼危機後,各國的稅收迅速減少。美國谷歌和星巴克等跨國企業的超越國境的過度節稅政策一直備受關注。

 


需要在兩個辦公室之間達成一致的決議可能被延遲1到2個工作日。這兩個不同辦公室的員工在共同決策時需要有強大的耐心。公司登記的溝通和協調是運作的必要條件,但重要的是盡量減少辦公室間協調的需求,特別是在存在時區差的情況下。公司總部永遠是公司的中心——它涉足幾乎所有的業務,為其他辦公室確定重點工作領域。有些辦公室則可能純粹是客戶至上的,主要是銷售和團隊支持成員。其他辦公室則可能是產品和工程驅動的。比方說,慕尼黑一個以客戶為中心的辦公室應該主要服務於歐洲市場和歐盟客戶,這也可能是在當地建立辦公室分部的首要原因。在客戶附近有一個公司分部可以促進雙方進行面對面會議。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或個人)設立控股的第三地(境外)公司,再以其控股設立大陸的公司,以達遲延繳納稅   |   回上頁   |   了一個團隊作為決策者你要多想想你是否有包容心,在團隊中能否把大家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