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04-05

或個人)設立控股的第三地(境外)公司,再以其控股設立大陸的公司,以達遲延繳納稅

即:台灣的投資者(法人或個人)設立控股的第三地(境外)公司,再以其控股設立大陸的公司,以達遲延繳納稅款的效果。而在此型態下所設立的第三地(境外)公司就是控股用的境外公司。台商利用境外公司的優點以境外公司名義進行海外投資、參予國際標、開展國際貿易或承攬海外工程時,可收吸收及規避風險之好處。 方便財務調度、資金使用,於追求報表合併時,更有助於台灣母公司業務目標之達成。

 


海外公司有權從開曼群島政府處得到保證,開曼群島對利潤、所得、收益、增值徵稅的立法、以及對房地產和遺產徵稅的立法將不適用於境外公司,也不適用於其股份,也不能以預提方式徵收。註冊離岸公司是指在世界的一些地區或國家,如英屬維爾京群島(BVI)、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紐埃島(NIUE)、巴哈馬群島(BAHAMAS)、塞舌爾群島(SEYCHELLES )、巴拿馬共和國(PANAMA)、毛里求斯共和國(MAURITIUS),允許國際人士在其領土上成立的一種國際業務公司。當地政府對這類公司沒有任何稅收,只收取少量的年度管理費,同時,所有的國際大銀行都承認這類公司,為其設立銀行帳號及財務運作提供方便。通常情況下,這類地區和國家與世界發達國家有很好的貿易關係。

 



如果遊戲規則與結果是對方決定,這樣的遊戲您會參加嗎?法律,理論上應該讓人可以瞭解、可以預見也可以審查,倘若一條法令事前若無法令人瞭解,或無法預見規範的界限,到了最後是「官」(行政官或司法官)說的算,則這樣的法條已經失去了人民制定法律,授權行政體系行使的原意,更嚴重的是,無法令人瞭解或無法預見的法律卻可能一次又一次成為困陷人民權利的陷阱。營利事業支付一筆服務價金給境外公司(個人或法人),到底應否扣繳稅款及申報?問題是似乎不容易判斷!(否則就不會有最高行政法院99年5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的產生)第一種判斷是依所得稅法第8條第3款規定,倘若該服務提供地是在中華民國境外,即不屬所得稅法第8條第3款規定之中華民國來源所得,若不是中華民國來源所得當然無需要扣繳稅款與申報。但有另一種說法是依最高行政法院99年5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的決議,「(第2項)所得稅法第8條第3款乃針對提供勞務之報酬所為之一般規定,而同條第9款所稱「工商、農林、漁牧、礦冶等業」之經營,其內容包含有勞務之提供者,則屬就提供勞務之主體與方式有所限制之規定。是營利事業經營其營業事項而包含勞務之提供者,應屬所得稅法第8條第9款規定「經營」之範圍。營利事業經營工商、農林、漁牧、礦冶等業而包含提供勞務之所得,自應適用所得稅法第8條第9款規定,認定其是否為中華民國來源所得。(第3項)所得稅法第8條第9款規定之所得類型,係以是否在中華民國境內經營作為是否屬中華民國來源所得之判斷基準。總機構在中華民國境外且在中華民國境內無固定營業場所及營業代理人之營利事業,雖在中華民國境外就其營業事項而包含勞務之提供,但該勞務既在中華民國境內使用後,其經營事實始得完成,故其因此自中華民國境內之營利事業所獲致之所得,應係在中華民國境內經營工商、農林、漁牧、礦冶等業之盈餘,而屬中華民國來源所得。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Certificate of Good Standing   |   回上頁   |   Mayr and McGrath (1997)指出,船商所屬之國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