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05-01

rnational Trust Act of 1989) 時即

委託人可能期待信託保信託法 (International Trust Act of 1989) 時即正式護者可變更信託之司法管轄地區,以利用更有利承認信託保護者之地位及權限,其後其他境外公司之信託立法,並避免原始司法管轄地區之政治及法管轄地區亦跟進。31 詳言之,雖然境外司法管法律不穩定風險。29轄地區之立法通常承認信託保護者具有指示受託 觀諸境外信託之實務,信託保護者畢竟非受人之權限,32 但各地對於信託保護者之概念,則存有若干重大差異。例如維京群島之受託人規則理人,主要負責監督受託人。37 例如若受託人不規定信託保護者對受益人不負有善意行使權限之當管理信託財產或違反信託本旨,信託執行人即義務。33 反之,貝里斯則規定信託保護者行使職有權決定更換受託人。權時,對受益人負有受託人義務或應遵守信託本( 三 ) 反威嚇條款旨。34 儘管各個境外金融中心之立法存在若干重在境外信託實務上,為保護信託資產,通常大差異,但信託保護者條款已逐漸成為境外信託會訂定反威嚇條款 (anti-duress clause)。亦即賦予契據中常見之標準條款。


依「公司名稱及業務預查審核準則」第 6 條第 3 項規定,於他公司名稱中所標明之組織種類、地區名、新、好、老、大、小、真、正、原、純、真正、純正、正港、正統、堂、記、行、號或社之文字,排除於可資區別文字之範圍外,又二公司標明之特取名稱及業268 首 部 曲務種類相同者,於他公司名稱中業務種類之後,標明表明營業組織通用或事業性質之文字,亦不屬於可資區別之文字。故二公司登記公司名稱有下列之情形者,其公司名稱為相同:「大同有限公司」與「大同股份有限公司」、「大同無限公司」、「大同兩合公司」;「大同」與「臺北大同」、「新大同」、「原大同」、「大同行」、「大同堂」、「大同號」;「中興企業」與「中興企業社」;「宏偉電子」與「宏偉電子行」、「宏偉電子企業」、「宏偉電子實業」﹔「大華出版」與「大華出版社」、「大華出版事業」﹔「建宏營造」與「建宏營造工程」﹔「光華資訊」與「光華資訊科技」。

 


綜合專家分析,在台灣最常見的富人四大避稅手法,均已行之有年,卻也正好暴露出台灣稅制亟待改革的缺陷:第一招:成立「理財型公司」,「所得」變「營收」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許祺昌指出,企業不論大小,每年分配盈餘時,大股東的股利所得,最高要納四○%的綜合所得稅。但「變臉」一下,改透過投資公司持有,個人分配到的股利,馬上變成投資公司的營收,最高只需納營所稅一七%的稅率。比四○%的綜合所得稅最高級距,低了許多。這些多半為紙上公司的投資公司,更可將家用的開支,用發票開統編,報「公帳」。當投資境外公司的營運成本,盈虧互抵後,才是真正要納稅的部份。「今天的發票要開哪一位的統編?」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上的一家高級餐廳,領班熟練地拿著帳單,詢問剛舉辦完品酒餐會的興櫃公司董事總經理許先生和友人。許總拿出皮夾裡的信用卡,同時翻找了一下,拿出印著私人投資公司,而非他所任職的興櫃公司名片。「這個月『公司』沒什麼『開銷』,讓我來,」他笑著結帳。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然是主要原因。根據業界估算,以父母贈與子女市值一億元的豪宅為例,所需負   |   回上頁   |   公司章程(Bylaws)。公司大綱規定境外公司的經營範圍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