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境外公司和公司登記

2018-10-07

的面積調整成營業用稅率 3% 。房屋稅條例第5條規定:最低就是六分

可以申請「六分之一」的面積作為營業用、其他維持住宅用,申請完成之後,只會有「六分之一」的面積調整成營業用稅率 3% 。房屋稅條例第5條規定:最低就是六分之一。申請時間:市政府設立登記完成、國稅局營業登記完成後申請。優點:一定會過、台北市基本上不會看現場。申請全數按住家用稅率課徵房屋稅:如果以原供住家使用的房屋作為營業登記場所,而實際交易係在拍賣網站的交易平台完成者,且「現場並未堆置拍賣貨品」或「從事任何營業活動」,該房屋可以准許繼續按住家用稅率課徵房屋稅。如果該房屋確有部分面積「堆置與其網路拍賣有關的營業貨品」或「從事營業活動」,因該部分已不屬於住家使用,應依其實際使用面積改按營業用稅率課徵房屋稅,但最低不得少於該房屋全部面積之六分之一。

 


課本講述經濟全球化,境外公司都是壞蛋:他們將生產和銷售通往全球,在提取資源的過程破壞環境、生產中剝削工人、運輸時污染環境、推銷和製造浪費的產品、造成大量廢物又推動了消費文化,麻痺消費者,以至我們教與學的過程中都很納悶:生而為已發展地區城市人,彷彿就是原罪。近年新興的跨國經營的企業也試圖改變這種情況。第一種現象是企業不再只考慮節省勞工成本而將工廠遷往發展中地區。跨國企業開始發現流行文化的全球化不如起初所想的能夠征服全球,而單純的產品在地化,既不能解救企業的壞形象之餘,也讓他們發現傳統的從上而下,與及市場跟銷售點分割的國際分工模式並不可行。新品牌如ZARA已經開始了新的商業模式,直接從市場的銷售數據來決定生產款式和產量,因海外生產並不能回應這種模式,故決定在歐洲生產歐洲市場的產品。這種就近市場的生產也見諸於工廠慢慢遷離中國的情況。最好的例子是富士康在中國提高福利政策要求後,已慢慢撤出中國。既然成本上升,產業本身對勞工質素要求高,企業寧願減低通往市場的運輸成本來保證回報。因此,剝削發展中國家工人的故事慢慢退場,反而是一些以往被認為是高速增長的國家,例如早幾年被吹捧為金磚四國的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都不約而同地陷入經濟增長放緩的危機。俄羅斯因國內資源豐富而或危機不明顯,但觀乎近年巴西反世界盃、中國不同地區的罷工與印度的新聞,都在在指出他們正陷入一種所謂「中等收入陷阱」。隨著科技發展,這些國家的廉價勞工優勢一方面被機械所取代,另一方面他們的教育水平也追不上企業的發展,結果他們的優勢不再。

 


舉例說明,若公司登記一家小型新創在2017年一月籌足了五百萬台幣的種子輪。創辦人規劃將這筆錢分兩年花,但是通常第一年的預算都會超過總籌資金額的50%(在此可能是275萬或300萬),讓公司能夠在不危及財務狀況的情況下,卯足銀彈去打市場。假設第一年公司預算三百萬,除了兩位創辦人以外,又請了兩位工程師和兩位業務。到了2018一月,假設公司的業務有明顯成長,但是離收支平衡仍有一段距離;此時,兩位創辦人會商討籌資,假設籌資進度緩慢,到了五月多還沒有任何投資人口頭答應,那創辦人可能裁掉一名工程師(暫時不裁業務,因為會帶來收入),來讓2018年的開銷壓到兩百萬以下,延長公司的跑道到2019年初,讓公司有更多時間籌資。新手創業家常常都沒有估算跑道的「兩年大計」,通常都是走一步算一步。這種做法自然危險,因為創辦人對於控制成本、控制產能完全沒有規劃,而通常這種情況稍微有點經驗的投資人很容易就嗅出來了,新手創業家自然更難籌資。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金籌募及安排對股東和董事的國籍、年齡、資產等均無限制或條件寬鬆,而且   |   回上頁   |   持公正,清楚及合法的會計報告及紀錄; 尤其是在公司正式運作後,其所有法